首页 > 资讯 > 行业动态
煤化工行业转型升级调查:由黑变白 由白到细
http://www.chemequ.cn 2017-06-22 16:47:20 经济日报

  传统煤化工行业产业必须加快转型升级已成为业界共识。但问题是,产业不景气,银行贷款难,钱从哪来?企业亏损,人才流失,技术从哪来?显然,只有资金或只有技术都不足以改变一个传统产业,必须综合施策方有希望。

  近日,记者深入一线,实地调研了黑龙江七台河市隆鹏煤炭发展有限责任公司、内蒙古乌海市美方煤焦化有限公司和宁夏宁东能源化工基地等公司。多地的实践让人们看到了传统煤化工产业转型升级的曙光。事实证明,依靠技术创新,通过煤炭“由黑变白,由白到细”转化,传统煤化工产业依然可以突破发展瓶颈,重获生机。

  企业转型升级需求迫切

  应对能源价格波动——

  “好的时候一个月能赚1个亿,不好的时候连工资也发不出来。”作为一名焦炭行业的“老兵”,近年来,黑龙江七台河市隆鹏煤炭发展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陆丙清经历了焦炭价格由每吨几千元到几百元的阵痛与考验。生死存亡之际,为了不再坐这样的“过山车”,陆丙清决定引入新技术,延伸产业链,发展现代煤化工,企业呈现出新的生机和活力。

  在离七台河数千公里外的内蒙古乌海市,由于以“洗煤+炼焦”为主业,美方煤焦化有限公司曾经无法有效应对市场变化,一度成为乌海市的亏损大户,面临生死考验。2013年以来,美方与北京三聚环保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深度合作,以焦化为核心,围绕焦炭及其副产品向下游产业延伸,生产甲醇、合成氨、合成蜡等产品。煤炭经过深加工,实现转化升值,使美方公司走出困境。

  距乌海市不远的宁夏宁东能源化工基地,一个总投资550亿元的神华宁夏煤业集团400万吨/年煤炭间接液化示范项目即将全线投产,项目投产后,每年可转化3400万吨煤,对提升我国煤制油化工技术水平、煤制油装备制造水平及助推我国燃油产品品质升级均有重要意义。

  多地的实践让人们看到了传统煤化工产业转型升级的希望。依靠技术创新,推动现代煤化工与石油化工、精细化工融合发展,通过煤炭“由黑变白,由白到细”转化,实现企业向低碳环保新能源转型,传统煤化工产业依然可以突破发展瓶颈,重获生机。

  作为钢铁行业的上游产业,煤及焦化产业与钢铁行业一直唇齿相依。但随着近年来国际能源价格疲软、国家产业政策的调整,尤其在国家推动钢铁行业去产能背景下,传统焦化企业纷纷出现减产、关停、转产。“几年间,七台河市大大小小二十几家焦化企业,锐减为了四五家。”七台河市工信委主任耿宝忠告诉记者。

  2002年,在冶金焦行情正劲时期,隆鹏公司从一座38万吨/年小焦炉炼焦开始,逐渐发展成为集煤矿、洗选、炼焦业务为一体的当地著名民营企业,并新建了100万吨/年焦炉一座。

  然而,市场并非一帆风顺,从2010年起,随着钢铁行业去产能政策的推进,严重依赖钢铁行业的传统焦化产业受到冲击,焦化产品价格走向低迷。“公司被迫降低装置负荷,企业收入骤减,亏损面逐渐加大,企业陷入了经营困局。”陆丙清坦言。

  事实上,受国际油价下滑的影响,全国诸多煤化工项目亏损严重。数据显示,2014年中国煤化工行业包括煤制甲醇、合成氨、燃料油装置能力约在1亿吨以上,但开工率不足70%。2015年,焦化行业经济运行总体形势呈现出市场供需矛盾更加突出、产品产量和价格持续下跌、经营效益下滑明显加重的局面。

  记者了解到,2015年,全国出口焦炭平均价格从2011年的451.83美元/吨,下降到2015年11月份的161.10美元/吨,焦化行业规模以上企业实现利润由2011年的178.77亿元,下降到2015年1月至10月份的亏损99.45亿元,企业亏损面达56%。独立焦化企业经营效益正在持续分化,资金紧张的状况呈现进一步恶化趋势。

  2016年,整个煤化工行业仍然弥漫着一层阴云。受国家钢铁、煤炭行业去产能影响,行业整体形势持续低迷,钢铁企业大幅调减生产负荷,使得焦化等煤化工行业生产经营困难重重,直接面临市场需求减弱、产能过剩、资金流动紧张、资产负债率居高不下以及企业效益与社会效益难以兼顾等问题。

  在此形势下,单一的炼焦与传统煤化工企业已逐步失去市场竞争力,转型升级、延伸产业链的需求十分迫切。如何使煤炭资源的利用价值实现最大化,成为煤化工行业及企业生产经营者面临的严峻挑战。

  多方引进资金和技术——

  煤炭产业链加快延伸

  传统焦化企业一个命门就是产品结构单一,对钢铁行业过度依赖。以隆鹏公司为例,与其他传统焦化企业一样,其主要产品是二级冶金焦炭、焦油、粗苯和焦炉煤气等传统焦化产品。

  “完善产业链,降低成本,提高抗风险能力,才能解决企业生存问题。”在北京三聚环保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刘雷看来,通过战略合作,引进资金和技术,促进传统产业升级转型,这是解决焦化企业生存和发展问题的最佳路径。

  正是由于对刘雷观点的认同,2011年,陆丙清决定与三聚环保进行合作。在认真研究隆鹏公司的企业产品结构、技术条件等基础条件后,三聚环保从提高生产环节中的煤炭资源利用率入手,增加隆鹏的产品产量和品种,提高生产负荷,以降低生产成本,减少亏损。

  此前,在传统生产模式下,隆鹏多余的焦炉煤气通过火炬烧掉了,不仅浪费了煤资源,又造成环境污染。2012年3月份,由三聚环保公司投资3.75亿元在隆鹏公司焦化生产装置附近建设了10万吨/年的甲醇生产装置,利用三聚环保自有的甲醇合成先进技术,将富余的焦炉煤气回收利用,变废为宝,制成甲醇。这不仅增加了甲醇业务的收益,又解决了企业的环保问题。2013年甲醇生产装置投入运营,2014年企业增加收入4500万元。同时,利用提取焦炉煤气中的其他资源,隆鹏公司还建设了天然气(LNG)项目。该装置于2015年1月份投入运营,企业2015年增收8000万元,企业生存问题进一步缓解。

  远在内蒙古阿拉善经济开发区内,记者看到,投资34亿元、年产20万吨费托产品项目正在紧张施工,项目利用气化焦通过费托合成技术生产蜡及其他清洁化学品,预计年底建成投产。与此一路之隔、位于乌海市乌达工业园的焦炭气化年产30万吨甲醇项目已经建成,即将投产。围绕美方煤焦化公司,一批横跨阿拉善盟和乌海市的产业延伸合作示范项目正在旧乌巴路两侧陆续开工、投产。

  三聚环保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王宁生告诉记者,目前,这批项目总投资近70亿元,旨在阿拉善—乌海地区打造煤炭洗选、煤焦化、化产回收、煤焦油深加工、焦炉煤气制LNG、尾气制液氨、焦炭气化制甲醇及费托合成制清洁化学品项目一体化发展的煤焦化转型升级产业示范基地。主要建设项目包括300万吨/年洗煤、240万吨/年焦化和20万吨/年费托合成制清洁化学品项目等。项目建成后,总资产将达70亿元,可实现年销售收入60亿元至70亿元,年利润8亿元至10亿元。

  传统焦化产业是如何延伸产业链,实现转型升级的?王宁生给记者描绘了一幅路线图:第一步,技术改造,提升焦炭品质。第二步,焦炭气化制甲醇。第三步,焦炭气化制费托合成制清洁高档化学品,这些产品的清洁度是石油基产品无法达到的。第四步,焦炉煤气制LNG及尾气制合成氨。这些措施不仅充分综合利用了各种尾气,变废为宝,又得到了可贵的清洁化工产品,符合国家能源和环保产业政策的要求,缓解了上游焦化企业的压力,使焦化企业在市场低迷的情况下仍然能够满负荷生产。

  而同样位于陕甘宁内蒙古能源化工“金三角”地带的神华宁煤集团早在几年前就开始部署发展煤炭深加工转化产业,目前已建成煤制烯烃规模160万吨,成为全国最大的煤基生产基地,实现了由黑色的煤炭变成白色颗粒状的烯烃等化工原料“由黑到白”的蝶变。神华宁煤集团董事长邵俊杰告诉记者,400万吨/年煤炭间接液化示范项目的投产,成功搭建了煤炭向石油化工产品转化的桥梁。下一步,将着力推动煤化工向精细化、高端化、集群化方向发展,以煤制油生产的石脑油、液化石油气为原料,进行油品二次深加工,生产聚乙烯、聚丙烯、高档润滑油等产品。

  得益于产业链延伸,美方公司在连续多年亏损后,2016年实现经营现金流3.15亿元,经营利润2.29亿元,上缴税收2919万元。在乌海地区焦化企业目前生产负荷普遍不足50%的情况下,美方公司去年以来一直保持满负荷生产,煤焦化产销率达到100%。

  “美方公司通过产业链延伸,获得广阔的发展前景,这对乌海市焦化行业转型升级起到了引领和示范作用。”内蒙古乌海经济开发区乌达工业园管委会副主任杨子清对记者说。

  技术引领,深度合作——

  构建“资金+技术+产业”合作体系

  目前,传统煤化工行业必须加快转型产业升级已成为业界共识。但问题是产业不景气,银行贷款难,钱从哪来?企业亏损,人才流失,技术从哪来?许多企业就是带着这样的困惑逐渐走向衰亡的。显然,只有资金或只有技术都不足以改变一个传统产业,必须综合施策方有希望。

  “民营焦化、煤化工企业多为地方中小企业,看重短期利益,技术力量弱、资本规模小,安全环保欠账多,效益不佳,可持续发展面临很多问题。”刘雷表示,他们基于多年在煤化工行业积累的经验、技术,资金实力,提出了通过产业转型彻底改变企业经营状况的发展思路。“银行不提供资金,我们提供;企业没有先进技术,我们提供;管理不规范,我们派来管理团队。”

  通过与联盟企业的深度合作,三聚环保建立了自成体系、有特色的“资金+技术+产业”的合作体系,使现代企业的资金、技术和管理优势与联盟企业的资源优势有机结合在一起,使联盟企业的生存能力和发展活力得到进一步提升;同时,三聚公司也能从项目建设中获得利润,并实现每年稳定的收益,实现真正的合作共赢。

  以产业与资本紧密结合,破解民营企业资金难题。作为上市公司,三聚环保通过产业与资本相结合的方式,运用多种金融手段,不仅推动了项目顺利建设和运行,实现了转型升级的初步目标,也让企业拓宽了发展思路,由过去单一的生产经营发展方式向生产经营与资本经营并重的经济发展方式转变。

  以技术突破引领产业升级。三聚环保充分利用其在能源净化、石油化工和煤化工融合、传统焦化和煤化工、环保净化新材料等领域一系列关键技术和集成技术,通过在民营焦化、煤化工和石化企业中定制服务推广这些单项核心技术、系统技术以及整体解决方案,引领这些企业优化产业升级改造,延伸产业链,推动创新技术获取更大的市场价值,充分发挥了在传统行业实现去产能、促转型、调结构方面的龙头作用。

  以循环经济实现高效可持续发展。美方煤焦化转型升级项目整体以循环经济为发展方向,在内部,各产业间联系紧密,这个产业的副产品便是另一产业的原材料,两者在整个产业链中不断转换身份,以保证资源的充分利用和产能最大化;在外部,各产业产品以乌达工业园区与阿拉善经济开发区为主要销售目标市场,园区内其他企业需要什么就生产什么,不脱离最近的市场,如此不仅缩短了运输距离降低成本,也使下游企业节约了原材料成本,进一步达到园区内经济循环的目的。公司已完成的产业链条,初步形成了企业内的小循环、企业间中循环和地区间大循环,提高了煤炭资源的就地转化率。(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记者杨国民王轶辰)

文章关键字: